以色列发现“死海古卷”新残片

据艺术新闻网报道,3月16日,以色列考古学家宣布发现了死海古卷新残片,并发现了一个与其他已知手稿都没有相似之处的文本差异。同时发现的文物有一具距今约6000年......

据艺术新闻网(artnews.com)报道,3月16日,以色列考古学家发现了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新残片。新出土的羊皮纸残片中包括以希腊文书写的《十二先知书》段落,这组古老的犹太宗教手稿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以色列文物局称,这组残片发掘于耶路撒冷以南的“犹大旷野”(Judean Desert)的一处洞穴中,据信是近1900年前犹太人在反抗罗马人的巴柯巴起义(Bar Kokhba Revolt)期间藏匿于此。

死海古卷泛指自1947年在死海沿岸陆续发掘的早期犹太教、基督教文献,它们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这些古卷大多保存在瓦罐中,历经两千年,大部分已变成了碎片。经过专家们五十多年的不懈努力,这些古卷大多被复原,其中保存最为完整的是《以赛亚书》。

死海古卷的发现解决了许多学术界在《圣经·旧约》经文及译本上的争议。比如在《诗篇》22章16节中,大部分《圣经》译者选用七十士译本的翻译,“他们扎了我的手和脚”。但从马所拉译本的直译是,“我的手和脚像狮子一样”。在1999年7月发表的有关死海古卷的文章中,福林特博士,死海古卷学院的负责人,向我们证实了从死海古卷中可知,“扎了”的翻译的确更接近原文。推翻了“‘扎了’是基督教为了宣扬教义而误译”的说法。说明现代《圣经》的翻译是正确的。

死海古卷中的旧约抄本,为新约经文提供了准确翻译的依据,帮助我们回答了许多新约经文上的争议,更帮人们解决了一些有关新约圣经的教义方面的争执。

自十五、十六世纪文艺复兴起,基督教经历了长达百年的批判。而文艺复兴的兴起,与十字军东征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十字军东征为教皇消灭了政敌,帮助重振教廷权威,却带来了教会的日益腐败,欧洲自此进入黑暗时期。除教皇外任何人不得解读《圣经》,除教皇钦定的教士外,任何人不得阅读《圣经》。然而十字军东征回来的人却去到过教皇权力过去不及的偏远地区,那里的人们仍然保持着基督教信仰的传统,《圣经》更是基督教徒信仰的中心。这些旧日信仰的传统给了欧洲人相当大的鼓舞,他们开始质疑教皇的权力,就连教廷内部也开始了改革,于是有了马丁·路德。

与此同时,教外的大众发现了《圣经》内有不可置信的预言,这些应验让世人无法反驳。最为神奇的《但以理书》不仅说到耶稣的受难,还预言了之后几百年的历史发展,如罗马帝国的分裂等。反对信仰的《圣经》批判学者认为,《但以理书》的书写必然在这些历史发展之后。他们的假设是,把《但以理书》的书写日期定在耶稣后四百八十年。基督教的《圣经》考古学者虽然找到许多证据来证明《圣经》历史的正确性,却始终无法找出《但以理书》的真实写作日期。反对信仰的《圣经》批判学者和《圣经》考古学者僵持不下,没有证据可以支持《圣经》预言确实写在历史发生之前。但批判学者们也并没有找到一件考古的证据,以推翻《圣经》所载的事物。

这个局面直到一九七九年死海古卷翻译结束才出现转折。死海古卷发现了旧约圣经除了以斯帖记之外的每一卷。死海古卷的时代,是从耶稣之前一百七十年到耶稣之前五十八年。每一卷都写在耶稣之前。更令基督徒振奋的是,死海古卷里包含了争议最多的《但以理书》。近两百年的争议,都因死海古卷的发现而终结,它证明了《圣经·旧约》记载的真实性,也证明了《圣经》预言的历史正确性。

之前唯一的争议就是:《圣经·旧约》写作时间在历史发生之后。而批判学者这唯一的防线, 被死海古卷给一炮轰垮。从此再也没有考古学者敢向《圣经·旧约》挑战了。

专家表示,这次新发现的死海古卷残片具有重大意义。隶属于以色列文物局的死海古卷研究人员奥伦·阿伯勒曼(Oren Ableman)告诉美联社记者:“我们发现了一个与其他手稿(无论是希伯来语还是希腊语)都没有相似之处的文本差异。” 同时发现的文物还有一具距今约6000年的儿童骨骸和一个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的篮子,后者是已知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篮子。

作者: 新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