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南柱新作:请不要对我说,“我都是为了你好”

时至今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女性还在负重前行?《82年生的金智英》刮起的女性议题热潮还未结束,该书作者赵南柱又给读者带来了新的作品:《给贤南哥的信》。 今天我们......

今天我们的评审书目——《给贤南哥的信》,来自7位韩国女性作家的联合创作。

时至今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女性还在负重前行?《82年生的金智英》刮起的女性议题热潮还未结束,该书作者赵南柱又给读者带来了新的作品。

《给贤南哥的信》是《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领衔创作的韩国短篇小说集,书中,7位韩国文坛代表女作家联袂书写了7篇将女性置于故事核心的文学力作。这本书写女性故事的短篇小说集在韩国出版后获奖众多,被誉为韩国“女性主义文学”里程碑的重磅作品。赵南柱说:“我经常思索有关 ‘身为女人而活’这件事,经常对大家所说的无可奈何、没什么大不了、视为理所当然的事产生怀疑。”

作者简介:

赵南柱,1978年生于首尔,2011年以《侧耳倾听》获第17届文学村小说奖,曾获第2届黄山伐青年文学奖、第41届今日作家奖。著有长篇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她的名字是》《献给柯曼妮奇》等作品。

崔恩荣,1984年生于京畿道光明市。2013年获《作家世界》新人奖,正式踏入文坛。曾获第5届青年作家奖、第8届青年作家奖、第8届许筠文学作家奖、第24届金俊成文学奖。著有短篇小说集《祥子的微笑》。

金异说,1975年生于忠清南道礼山,2006年以短篇小说《13岁》入选首尔新闻新春文艺,正式踏入文坛。曾获第1届黄顺元新进文学奖、第3届青年作家奖。著有短篇小说集《没人说的事》《如今日静谧》;长篇小说《恶血》《欢迎》《善花》。

崔正和,1979年生于仁川。2012年获创批新人小说奖,正式踏入文坛。曾获第7届青年作家奖,著有《极度内向》、长篇小说《不存在的人》。

孙宝渼,1980年生于首尔。2009年获《21世纪文学》新人奖,2011年以短篇小说《毛毯》入选东亚日报新春文艺,正式踏入文坛。曾连续4届(第3至第6届)荣获青年作家奖、第46届韩国日报文学奖、第21届金俊成文学奖。著有短篇小说集《让他们跳一支林迪舞》;长篇小说《Dear Ralph Lauren》。

具并模,1976年生于首尔。2008年以《魔法面包店》获第2届创批青少年文学奖,正式踏入文坛。曾获第39届今日作家奖、第4届黄顺元新进文学奖。著有短篇小说集《红鞋党》、《但愿我不是唯一》;长篇小说《一匙的时间》。

金成重,1975年生于首尔。2008年以《请将我的意志还给我》获中央新人文学奖,正式踏入文坛。曾连续3届(第1至第3届)荣获青年作家奖。著有短篇小说集《搞笑艺人》、《国境市场》。

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由《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领衔创作,7位韩国文坛代表女作家联袂书写的短篇小说集《给贤南哥的信》,收录7篇将女性置于故事核心的文学力作。在韩国一经出版即被评价为“女性主义文学思潮的最完美见证”,并斩获韩国出版从业人员票选年度好书、韩国世宗图书“人文素养类”好书!等多个奖项,是被誉为韩国“女性主义文学”里程碑的重磅作品。

 

它为何吸引人?
 

  • 《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领衔创作全新作品!7位韩国文坛代表女作家联袂书写!7篇将女性置于故事核心的文学力作

  • 韩国出版从业人员票选年度好书!韩国世宗图书“人文素养类”好书!出版即被评价为“女性主义文学思潮的最完美见证”

  • 我经常思索有关“身为女人而活”这件事,经常对大家所说的无可奈何、没什么大不了、视为理所当然的事产生怀疑。——赵南柱

《给贤南哥的信》抢先读 (节选)

沉浸在书本世界的时光十分幸福。不管怎么说,在图书馆工作久了,也自然而然地会接触、阅读各式各样的书籍,但工作要比想象中繁重。你也曾担心过,每当图书馆举办活动,我就得经常加班、周末上班,往后要怎么养育孩子呢?你说你的职业需要频繁加班,所以希望我的工作能早点儿下班,尽可能亲自照顾孩子。

你很喜欢孩子。就算在餐厅或公共场合看到孩子大声哭闹,弄得身边的人手忙脚乱,你也从不曾皱过眉头,好像觉得连孩子的那副模样都可爱到不行,脸上充满微笑。看到这样的你,我都会不禁思忖,你都能如此疼爱别人的孩子了,又该会多么宝贝自己的孩子呢?你经常说,两位手足是你可靠的支柱,所以将来也要生三个孩子。

其实我一直有个难言之隐,就是我不打算生孩子。若你追问我原因,实在多到在这儿写不完,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生儿育女中断我的职业生涯。我的人生一路走到这里,感到非常疲惫,因为过去只顾着埋首苦读,几乎没有任何青春回忆。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我没办法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要想凭自身力量达成一切,除了投入更多的时间外别无他法。就算走在路上,我也会同时解数学题。至于大学生活,你也知道的,念书、打工和求职准备就已经忙得我晕头转向。光是全心投入准备公务员考试就足足耗费了两年,分配工作后则是经常性地加班、周末上班,我感觉自己像被拽着到处走。

直到如今,我才得以稍微回顾、计划自己的人生,凭自己的力量活下去,想做的事也不少。我无法放弃自己的人生,也没有生小孩的计划,再加上你会满怀期待地说什么“小姜贤南”或“海浪姜氏第十二代孙”,但我既不是海浪姜氏,也不想担起传宗接代的责任。

过去你总把生儿育女的人生说得太过理所当然,导致我无法说出这些话。因为你提出的问题并不是“你觉得生孩子好吗”,而是“你觉得生几个孩子好”;不是“你能带孩子吗”,而是“你能自己带小孩几年”。我经常用“还没想过这问题”来回避,你因此觉得我很没出息,质问我怎么可以活得这么漫无目的。但是,贤南哥,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也不是你养,你有什么资格擅自制订这些计划呢?真正没出息的人不是我,是你。

你首次向我求婚时,我非常惊慌失措,我没想到你会像逢年过节时,叔叔见到久违的侄女般说出“你也该结婚了吧”来向我求婚。假如叔叔真的那样对我说,我肯定会感到无比厌恶。

你说:“你知道的,那种捧着花束、屈膝下跪的浪漫把戏我做不到,我只说重点,我们结婚吧。”你好像以为自己很有男子气概,但那是你自我感觉良好,真正被求婚的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开心。无论是求婚、建议还是请求,不是提出的一方自己高兴就好,而是接受的一方觉得开心满意,才可能会答应吧?

我也不期待什么华丽气派的求婚仪式,只是我讨厌你好像是委屈自己和我结婚、你已下定决心而我只要点头答应的那种语调,我也很讨厌仿佛被风浪吞噬般,还来不及思考就决定人生大事。

附带一提,我觉得也没必要把“浪漫”想成是恶心别扭到做不出来的行为吧?我们对情人节、白色情人节等节日嗤之以鼻,从来不曾计算或庆祝过交往几天或几年,虽然无法准确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谈恋爱的,但只要有心还是可以庆祝的。明明可以用有趣一点儿的方式约会,表达对彼此的爱意,借这些机会享受一下,为什么我们就做不到呢?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经常骑自行车到处旅行,因为我们都喜欢骑自行车。东海岸自行车道很棒,春川天空自行车道也很棒,济州岛登山也很有趣。啊,还有蟾津江自行车道真的很美,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的河水、迎面拂来的微风和风的味道都让人记忆犹新。在罂粟花田小径时,我们运气很好,碰上花朵盛开的时节。那是我生平首次见到罂粟花,所以觉得好神奇,吃到的食物也都很美味可口。

除了自行车之旅,好像就没留下什么特别的记忆了,平时就只是很制式的约会—吃饭、看电影、喝啤酒、做爱。老实说,我也曾经有过你是不是为了做爱才跟我交往的想法,但如果要这样讲,你表现得也没有多好……

再加上你说要一起搬到釜山,结婚后要稳定生活。分配工作后必须南下的人是你,不是我吧?还有,结婚后到釜山,你不仅有工作也有家人,当然很稳定啦,对我来说却不是如此。“你也调换工作到釜山不就好了?”公务员不是自己想到哪个区域就能去的。说起来,明明只是一知半解,你却讲得斩钉截铁的情况还真是不少。

如今我才知道,你是基于调职的可能性很高,才要我当公务员的。真的很无语,你好像完全把我当成你人生的附属品了,但我也有自己的人生。顺带一提,我正在准备离职和上课,上课地点在首尔。至少在课程结束前会先住在首尔,之后再按我的想法决定要住的地方。

我原本打算,反正你讨厌的朋友只要偷偷联络、悄悄见面就好;在餐厅点餐时也是,反正你也从不问我的意见,总是按自己的意思,我也依你,同时努力告诉自己这些都不重要,你觉得好就好,尽量抛到脑后,但内心的某个角落已经产生怀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遇见各式各样的人,见识到更宽广的世界后,我才看清了自己的面貌——原来我的人生,一直遵循的都不是我自己的意志。

重新决定自己的职业生涯,准备转换跑道之余,我感到忧心忡忡。我该如何、该在何时告诉你?还是干脆继续隐瞒下去比较好?直到听你提起结婚的话题,我顿时清醒了。和你结婚之后,我们成为家人,共享所有时间与空间,倘若必须遵守法律上对彼此的义务与责任,我还能这样生活吗?还能继续躲躲藏藏、找理由搪塞过去吗?仔细想想真的很可怕,我好像做不到,不仅无法办到,也不想演变成那样。

我再说一次,我拒绝你的求婚,也不愿意再以“姜贤南的女人”活下去。你可能会以为是因为缺少了煞有介事的求婚仪式,我才却步不前,但并非如此。我都已经郑重否认过,真不懂你为何老是这样说。我想过我的人生,不想和你结婚。认真谈起结婚话题后,令我反感的一切都变得鲜明起来,包括过去你不尊重我是独立个体,以爱为名替我套上的桎梏和轻视,还有害我变成了既无能又小心眼儿的人。

你并没有照顾什么也不会的我,而是害我变成了什么都不会的人。你把一个人打造成笨蛋,随心所欲地指挥来去,觉得很开心吗?谢谢你向我求婚,只有如此才能一语惊醒我这个梦中人。姜贤南,你这个王八蛋!

如何参与“评审团”?

 

我们希望你:

 

| 是一位认真的阅读者,有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对女性议题、女性书写、韩国文学等话题感兴趣。

| 期待将自己在阅读中产生的想法用文字表达出来,与更多人交流,甚至引领一种主张。

 

| 时间观念强,能够遵循我们的约定。

 

你只需要:

 

| 在下方留言,告诉我们你为什么想读《给贤南哥的信》,或者你对女性议题、女性书写、韩国文学有什么看法或困惑。

 

| 等待我们的回复。我们会尽快选取3位评审员,然后确认地址与联系方式,尽快将书寄出。

 

| 在两周内(从收到书之日起)将书读完,发回1000字左右的评论或读后感。

  

如果你被选中为当期阅读评审员,我们还将邀你加入“阅读评审团”微信群,让你遇到更多热爱阅读、认真思考的同路人。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一本免费寄送的书,换来这么多的要求,不值得呀。

 

但赠阅并不是“阅读评审团”的核心,我们所期待的,是让有意愿有能力表达自己见解的读者,有一个发表和交流的平台;是让那些原本灵光一闪、只有自己知道的思考,在鼓励和督促之下能够被文字所记录、被他人所阅读;是为了通过认真的讨论,让“热点”的潮水中多一些独立的、真诚的声音;甚至,是为了发现和培养新的书评作者,让我们以这种方式相遇,然后看到你从此不断成长。

你,来吗?记得在下方留言哦。

作者: 孙若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