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澡咋儿还整出文化来了?罗马人的小日子就是这么豪横

古罗马的洗浴文化是独特的。在公共浴场一起洗澡的背后体现出了一种公共精神——无论是谁,大家都“坦诚相见”,共享一池洗澡水。 “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爱伦......

“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爱伦·坡的名句,虽然因为引用太多已经成为陈词滥调,但伫立在古罗马宏伟的废墟之上,遥想两千年前这座庞大帝国的辉煌,倾听历史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仍然令人心驰神往。

但属于罗马的不仅有伟大,更有平凡。这些宏伟的废墟,曾经是数个时代平凡的男男女女生活居住的地方。

诚然,古罗马人没有手机、电视和KTV,但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宽敞的浴室中让他们涤去身上的污垢,让蒸腾热气松弛疲劳的神经,高超的按摩手法不下于今天东北的洗浴中心。奢华的宴会厅中,他们横卧榻上,享受着来自异域他方奢华而怪异的美食,一边品尝着长相怪异的星鳗肥嫩多汁的鱼肉,一面观看令人血脉贲张的角斗表演来刺激食欲,那种欢乐一如我们盯着手机的小视频狼吞虎咽一份汉堡薯条。

罗马的竞技场虽然已经成为废墟,但却仍然是今天院线大片青睐的主题。从《宾虚》到《角斗士》,今天的电影观众与当年竞技场上的古罗马人在欢愉上能够达成一致,场上的角斗士刀光剑影,以命相搏,他们是众人眼中的英雄,也是受人役使的奴隶。古罗马剧场中头戴假面的演员,曳声引气的表演,带给观众的不仅有欢笑与眼泪,也有思考与欲望。回荡在剧场中的古老故事,在两千年后仍然是我们阅读的文学经典。

这就是古罗马再平凡不过的小日子,但正是这些平凡人日复一日的生活,构建出罗马的伟大与恢弘,兴盛与衰落。就像封面马赛克上的这些普通的罗马人,他们穿过两千年的时光告诉后世一个简单的哲理:平凡即永恒。

 

东北的澡堂文化闻名全国。南方人会感到惊讶:东北的澡堂竟然是一个集娱乐和社交为一体的休闲场所。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古罗马的公共浴场就已经具备了当代东北澡堂的功能。而且,公共浴场在古罗马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比今天的东北澡堂还要丰富。世界上或许没有其他民族能比古罗马人更爱泡澡。

持道德主义观点的历史学家曾认为,古罗马人奢靡的洗浴文化为罗马帝国的衰亡埋下了伏笔——洗浴文化所代表的贪图享乐、骄奢淫逸、腐化堕落、纵欲无度是导致罗马帝国衰落的重要原因。坊间还流传着形形色色的罗马人“泡澡误国”轶事——公共浴场传播的性病使得罗马生育率下降,男女共浴的放荡风气使得罗马士兵战斗力丧失,浴场里的断背之爱有损罗马士兵的阳刚之气……这些叙事就像“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指责一样——从现代学术界的观点来看,用道德标准解释帝国的兴衰规律,明显过于简单粗暴。罗马帝国灭亡的原因一直是史学界争论不休的复杂话题。但是这类叙事至少证明,浴场文化对于古罗马人而言,不仅意味着清洁身体和社交娱乐,更是“罗马式”文明生活的象征。

在古罗马的洗浴文化中,我们能一窥古罗马人的精神生活。

 

历史上流传过一个笑话:一个外国人问罗马皇帝:为何陛下每天都要洗一次澡?罗马皇帝回答:因为我不能每天洗两次澡。其实,许多罗马皇帝尤其热衷洗澡,戈尔迪安皇帝每天要洗五次澡,康茂德皇帝每天要洗七到八次澡。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到公共浴场洗澡是古罗马人日常生活的重要活动。洗澡已经远超其卫生学意义,享乐和社交才是重中之重。

古罗马的洗浴文化是独特的。每个古代文明都有自己的洗浴文化。但在大多数古代文明的语境里,洗澡是一件私密的事:清洁身体是为了表达对权威的尊重和对神的虔诚——只有洗干净自己的身体,才能去朝见更有权威者或神。跟大家一起洗澡是难以想象的行为——自己的身体怎么能被别人看见呢?更有权威的人的身体怎么能“公之于众”呢?

在公共浴场一起洗澡的背后体现出了一种公共精神——无论是谁,大家都“坦诚相见”,共享一池洗澡水。这种强调公共性的洗浴文化最早诞生于古希腊。古希腊地区河流流量不大,出于节约用水的考虑,古希腊人通过引水技术打造了公共浴场。公共浴场也与古希腊城邦的公共精神相匹配——公民们在浴场里展示自己健美的身体,并一起谈论公共话题。

作为古希腊文明的继承者,古罗马人将洗浴文化发扬光大。公元前3世纪,罗马共和国就有了公共浴场。公元前1世纪,地热供暖技术的发明促成了设有热气间和冷气间的浴场的出现,以及大型浴场的发展。此后,洗浴在罗马社会上逐渐成为重要的公共活动。

罗马的富人有自己的私人浴场。但是,私人浴场在装饰、水质上远远比不上豪华的公共浴场。毕竟,公共浴场是以“举国之力”来建造的。因此,即便是富人们也认为,只有到公共浴场洗浴,才是真正的洗浴。

在公元2世纪之前,罗马的浴场每九天开放一次(那天正好是赶集日)。但随着人们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公共浴场越建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便改成了每天开放。据资料记载,在公元前33年罗马的公共浴场多达170个,两个世纪后更增加到950余个。两到三万人口规模的庞培古城就拥有至少三个公共浴场,其中的中央浴场是由罗马著名建筑师维特鲁威(《建筑十书》的作者)设计的。

公共浴场数量的增加也与罗马帝国的扩张有关。罗马人征服到哪里,就将其浴场文化带到哪里。罗马人每征服一片土地、计划建立殖民地或军事要塞时,第一个考虑建设的公共设施就是浴场。在罗马帝国的大城市里,公共浴场就像讲演堂一样,是城市规划的重要部分。

上至皇帝,下至奴隶,不分男女,罗马人都爱到公共浴场洗澡。对于有钱人来说,公共浴场是一个享受生活的绝佳场所。对没有工作的穷人来说,他们可以在澡堂里享受豪华宾馆级别的服务,暂时忘记生活的烦恼,省得在自己破破烂烂的家里待着。

公共浴场是“穷人的天堂”——在公元2世纪,罗马公共浴场的费用仅为四分之一古罗马铜币,价格非常便宜。而且,不管公共浴场有多小,穷人们都能享受到浴场的全套服务,因为再小的浴场都“五脏俱全”——拥有温室、热水池和冷水池。

金碧辉煌的皇家浴场则代表了罗马公共浴场建筑的最高成就。公元前1世纪,阿格里帕皇帝修建了第一座皇家浴场。这个浴场对公众开放,分文不收。此后,罗马的帝王们争先恐后地为公众修建皇家浴场——尼禄、卡拉卡拉、戴克里先、君士坦丁……戴克里先修建的皇家浴场占地面积最大,达13公顷。而卡拉卡拉浴场占地11公顷,其遗迹则保留至今,成了旅游胜地。

卡拉卡拉浴场完工于公元216年,能同时容下1600人。该浴场建筑呈对称形状分布。大小有如万神殿穹顶般的圆形的热水池位于建筑物的最高处,面向西南,以便洗浴者观赏午后的太阳。在浴场建筑的中轴线上,还建有露天游泳池。在该浴场的热水池和冷水池之间,还设有过渡的温水池。

卡拉卡拉浴场的每间屋舍大小不同,所搭配的屋顶形状也不同。在阳光下,不同形状的屋顶形成了光影交错的效果。此外,整个建筑群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精心地装饰了大理石贴面或马赛克画像,周围还装饰着大型雕塑群和喷泉。浴场周围巨大的空地上设有看台,人们可在看台上观看竞走、赛跑、球赛等体育比赛。更有甚者,浴场还配有图书馆,以滋养人们的心灵。集洗浴、竞技、按摩、游泳、便餐、阅读等活动于一身的卡拉卡拉浴场,被誉为“人民的宫殿”。

修建公共浴场是一件耗资巨大的工程。光是架设为浴场提供充足供水的罗马水道就颇有难度。为何罗马皇帝愿意耗资巨大为百姓设立如此豪华的公共浴场?因为这是一项拉拢民心的惠民工程。豪华的皇家浴场能让人民共享帝国的财富,体验洗澡的欢愉。罗马皇帝还会借机在浴池等公共场所陈列帝国的战利品和雕像,以宣传统治者的功勋。

古罗马人喜欢下午洗澡,一般晚饭前是男人洗浴的高峰。例如戴克里先浴场会在午后两点开放到深夜。洗浴者在进入浴场后,会在更衣室里更衣。洗浴者的衣服会被放进有奴隶会专门看管的存放柜里。在洗浴者换了衣服后,他们会先进入一间温室适应片刻,再进入蒸汽浴室,蒸到浑身出汗为止。在这之后,洗浴者才进入热水池,洗去身上的污垢。洗浴者会用特制的搓澡工具进行搓澡。这些搓澡工具有的是由角质象牙或贵重金属制作,其形状像刮刀,以刮去身上的污垢。

浴场里有搓澡师提供有偿的搓澡服务,但穷人可能就消费不起了。一次,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公共浴场洗澡,发现一名退役老兵靠着墙蹭来蹭去。原来老兵付不起搓澡费,只能出此下策。哈德良于心不忍,帮老兵付了搓澡费。这消息不胫而走。结果第二天哈德良再去洗澡时,发现许多老人都在蹭墙,但这次他没有替他们付搓澡钱,而是建议他们互相搓澡。

在洗完热水澡后,洗浴者会进入冷水池。罗马人认为,这样有强身健体的功效。罗马的富人们会在洗冷水澡的前后让按摩师给自己按摩。被按摩者会躺在床上,按摩师会充分按摩肌肉,并拔掉他们不想要的毛发。期间,卖香料的商贩会进来兜售特制香料和脱腋毛的小镊子。如果有人身上干燥发痒,按摩师可以在他们身上涂抹油脂软膏。在按摩结束后,他们会再把香脂涂在柔软的亚麻或毛料手巾上,然后搽在身上。到此为止,洗浴才算彻底结束。

在洗澡之前,许多洗浴者都会先做几项体操活动,让身体出汗,才进入蒸气浴场。所以,壮观的皇家浴场都配有体操训练场。公共浴场是罗马人最大的聚会场所,洗浴者会趁洗澡间隙在休息室或交谈室与朋友交谈,这也让公共浴场成为了绝佳的社交场所。

不过,罗马人男女混浴的风俗一直遭人诟病。公元前2世纪,公共浴场会为男女设计不同的路线,但不久这个规定就没人遵守了。到了公元3世纪,洗浴时间延长至通宵,更吸引了大群娼妓来做生意。男女共浴的氛围多少有些情色意味,有些洗浴者会难免无暇他顾,以致男女之事时有发生,甚至出现“换妻游戏”。在哈德良皇帝执政后,男女混浴才被勒令禁止——他规定男女洗浴要使用不同的路线或时段,并缩短了浴场开放的时间。尽管如此,这些限制并未被严格遵守。

哲学家塞涅卡就极不喜欢浴场的环境。他曾在书信中吐槽公共浴场的环境嘈杂,让人头昏脑胀:有运动员的大声吆喝、有喊抓贼的声音、有拔毛发的人的喊叫、有边洗澡边引吭高歌的声音、有按摩师的拍打声、还有各种叫卖的商贩。不过,大多数罗马人都喜欢他们热热闹闹的浴场文化,他们把公共浴场看作皇帝们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在臭名昭著的尼禄皇帝死后,诗人马提雅尔说,“有什么能比尼禄更糟呢?有什么能比尼禄的热水浴场更好呢?”一位匿名的艺术家则如此描述浴场中的人间百态:“浴室、酒色腐蚀了我们的躯体,但是它却使我们今生无憾。”

即便在当时,罗马的洗浴文化也经受着不少质疑。基督教徒视沐浴为堕落,视物欲横流的浴场为人类的罪孽,所以他们甚至一辈子拒绝洗澡。也有批评家哀叹,男女共浴使得罗马社会道德沦丧。还有人指出,如此奢华的公共浴场不仅浪费金钱,还让人游手好闲。

此后,随着主张禁欲的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罗马人的洗浴文化开始逐渐消亡。公元4世纪末,君士坦丁堡的长老们下令关闭公共浴场。公元407年,罗马主教兹拉托乌斯托下令烧死共浴的男女。其后,罗马教会更不屑于洗浴的合理性,古罗马的浴场文化终于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作者: 周涵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