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奇不有的电视调解节目:局外人是如何卷入“家务事”的?

前不久,一档生活调解节目“好久不见”上了热搜。下文作者是一位社会工作专业的高校教师,具有多年社区、司法和妇女儿童等领域的社会工作实务经验。他看来,只有理解局外......

一位周姓男子在婚姻期间多次对妻子朱女士施暴,朱女士最终离开这个家庭,十五年后,周姓男子请节目组出面帮忙调解,以求复合。朱女士明确表示拒绝原谅,也不愿意开门接受调解。在此情况下,节目组仍上门,调解员问朱女士为什么不能为了孩子“去面对它”。

节目组此举遭到众网友纷纷质疑。网友吐槽无法相信这是2021年的节目。而事实上,不少电视台都有一档类似的调解家事栏目,在当地也有比较高的关注度。这在某程度上得益于家事调解的故事性、戏谑性,最常见的主题如亲子矛盾、婚姻危机、婆媳矛盾或兄弟姐妹纠纷。

在我们吐槽调解中淡化暴力、用所谓“人情”漠视法律条款、忽视性别平等权利或人格尊严之时,其实也引出了背后一个不太被注意的问题——我们长久以来说的“家务事”,似乎只是一家的家内事,那么它是怎样跨出家门让局外人来调解的?这些局外人又是谁?

节目组是局外人,他们用镜头记录冲突和调解,让家务事成为陌生人观赏的图景。而乡村或小区有一定声望的人也可能成为局外人。在现代化进程中,司法机构也会加入其中。当然,家务事是复杂的,有的是一般琐事冲突,有的则涉嫌违法,并不是家务事,也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调解能实现的。虽然这一类调解有可能降低司法成本,但是调解终究不可能替代司法程序。

从亲子冲突、婚姻危机、婆媳矛盾到兄弟姐妹纠纷,再到形形色色的情景……的确,调解节目大致上与现实里的家庭纠纷事件能够对得上号,可问题是,从传播心理层面看这种类似闹剧的节目无非是满足受众对“别人家”故事的好奇心、猎奇心。然而,更需要我们关注的,可能是这种中国式调解的现实基础是如何构成的。

另一方面,公共职能部门或家庭/家族之外的人也越来越倾向于,由当事者自行处理那些棘手的、法治难以介入的家庭事务。随着改革开放,现代化转型和社会流动重塑了费孝通所言“差序格局”的社会关系形态逐步转向“半熟人社会”的状态。

这些“家务事”丧失了原有社会网络支持后,却难以融入现代的社会文化秩序当中,或者说,现代的社会文化秩序难以消化这些难题。那些仍然被认为是“家丑”“私事”的部分,像是国家与家庭的“现代化排泄物”那样被扫地出门但却难以找到积极处理的“清道夫”或容身之所。也就是说,被现代性重塑的家庭和正式权力组织都无法在现代化的道路上清除原本可以在传统社会网络里消化的“家务事”。

作者: 李映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