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奇葩说》到《吐槽大会》:综艺节目会让知识分子媚俗吗?

《奇葩说》第七季落下帷幕。而本季《奇葩说》最大的惊喜,或许就是导师刘擎的加入。

刘擎在过去以学者、知识分子的身份被人熟知,他主攻政治哲学,热心参与公共事务,在每年一度的西方思想述评中,我们都能看到他温柔敦厚的说理风格。而在《奇葩说》上,刘擎也并未因综艺节目而折损自己的理性色彩,他跟薛兆丰等人的交锋,被《奇葩说》观众津津乐道。

跟薛兆丰强调“经济驱动”、“市场自主”的观点不同,刘擎在讨论时更注重一个辩题的人文关怀。就像《奇葩说》第十四期辩题:“奇葩星球黑科技,人们可以自由买卖生命时间,你支持吗?”那期节目里刘擎的持方是反方,他的论点是:

虽然买卖时间是自愿的,有需求,有供给,但是不能这样做。迈克尔·桑德尔讲过一个道理,如果我们使用金钱可以哪怕自由地交换时间的时候,这个被购买东西的结构分布就是财富分布等同的形状。大家注意这里是零和的,不是说我在创造时间,这个时间是生命的形式结构,你(如晶)说,如果这个时间不在做这个不在做那个,那空洞的时间是什么(有何意义),空洞的时间是可能性。
我同意薛老师的一句话,市场会带来多样化,但这是有条件的,市场本应该创造丰富多彩的时间,但当所有的东西,连人的生命时间都可以被买卖的时候,这个市场造就的就不是斑斓多彩的世界,而是一种颜色,那就是金钱的颜色,它会使世界变得更加单一化。

其实,如果我们回顾刘擎的发言,就会发现他强调的是一句话:“人不是任何发展的工具。”

无论是《第八期:下班后的工作消息要不要回?》还是《第十期:我是当代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刘擎都在强调生而为人本身的尊严、人类文明发展和存续的底线。他主张思想并包、多元开放的言论生态,声援底层职工、职场女性的维权举动,他在《奇葩说》的基本观点和自己过去的主张并无二致。

 

以刘擎为例,联想到罗翔、项飙等学者参与综艺节目,实际上我们会发现,知识分子完全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同时提高综艺节目观念的水位。本文作者认为回溯了知识表达方式的变化,认为知识分子参加流行节目未必就是媚俗,大众其实非常需要这样的知识分享。在今天,当我们讨论知识分子与综艺节目的关系,也是在探讨,当一个时代的媒介不可避免转型,知识分子究竟是要“唯恐一切潮流”,还是有选择地参与、实践,做一个更为有机的知识生产者和传播者?

近年来,知识分子上综艺不再是新鲜事。从许知远主持《十三邀》、上《吐槽大会》到薛兆丰、刘擎成为《奇葩说》嘉宾,再到罗翔对综艺节目的参与,一批知识分子选择走出传统媒介,登陆新媒介。

在当下,知识分子要把学问传播给更多人,一点点提升观念的水位,只能主动出击,进入大众更喜闻乐见的“媒介”。因此不妨对知识分子上综艺平常心看待,综艺节目并非妖魔鬼怪,知识分子上综艺不只是迎合公众,他们在选择喜闻乐见的阵地传播自己的思想。

知识分子参与潮流,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