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海南岛是如何从贬谪之地,化身为天堂岛的?

在古代,海南岛就是最艰险的被贬谪目的地之一。但是,古代的海南岛又具有伊甸园一般的天堂岛形象,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作者 | [美]薛爱华摘编 | 徐悦东 众所周......



海南四周环绕着白茫茫的原始水域,其环境之恶劣与优美,是人的想象力很难把握的。它所反映的观念人们一点儿也不熟悉,连受过教育的士人的心智也无法理解。或者,如果各方面的内容都能够理解,那就可能是一幕单调乏味、令人厌恶的景象,与北方故国的美好适成最大的反差。海南变成了中古时代的“恶魔岛”,但是远非卡宴岛可比。德雷福斯上尉的遭遇在这里已有先例。
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都会在他们居住的大陆周边的广阔大海中寻找天堂之岛。科斯马斯·印第科普莱特斯认为,被海洋包围着的亚特兰蒂斯岛,就是《圣经》里说的天堂。14世纪,方济各会修士马黎诺里相信锡兰岛就是伊甸园,甚至在今天,锡兰岛中部的一座山峰仍然拥有“亚当峰”的名字。
因为按照穆斯林的说法,这儿就是亚当从天堂被驱逐到人间的落脚点。另一些人把幸运岛定位在西海之中,赫斯珀里得斯在那里的金苹果园中高兴地歌唱。有些人则醉心于极北的乐土之民,或是极南的无罪之黑人,但是大部分西方人还是相信天堂在东方,“……上帝创世的第四天,旭日初升,阳光最先洒在这片土地上”。今天,我们把新几内亚岛那群珍贵的鸟类命名为天堂鸟,仍要归功于这种神圣的信仰。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不太有影响的地名,也证实这里的珍贵物产很丰富。例如,汉代紫贝县就因珍稀的贝类而得名,其美丽的贝壳在热带地区被用作法定货币;还有玳瑁县,也是因优良的龟甲得名,它们在中古时期是用来装点贵族的家具陈设的。千年之后的宋代,这个命名传统以及这些诱人的物产仍然起着很大作用: “山出珠、犀、玳瑁,故号朱崖。”所以,苏轼能够将其贬所之后的山看作潜在的玉石之地,完全不是无用的废石,如他这一联诗所写:

在中古时期的文本中,这些词语都是有古意的,也相当有诗意,表示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宝石、迷人的古珠宝,还隐喻所有神仙一般的美好事物。然而,它们特殊的身份早已被人遗忘。在上古周代文本中,有“琼弁”和“琼琚”,显然是指镶有宝石的帽子和佩玉。但是,它们是由哪些矿物组成的却不得而知。不管怎么说,唐代有些人认为,它是一种红石——我们要把它当成玫瑰水晶、蔷薇辉石,还是红玉髓?不管怎样,它在中古的形象就是粉红色或肉红色的宝石。而且,所有古诗读者都熟知“琼山”意即“赤玉之山”: 

唐代注家李善认定此诗中的“琼山”就是昆仑神山,那里宝石般的植物欣欣向荣。海南新“琼山”的命名者很有可能就是依据李善这个观点。无论如何,对于京城负责命名的人来说,海南已经变成自古就有的宝石之山,人们相信这是进入神秘仙境之前的金碧辉煌的门面,是抵达奇妙的神仙之宫的通道或门厅。
这首诗需要加上注解。对苏轼来说,这只艳丽的鸟既是幸福预兆,也是欢快的邻居和小伙伴。这首诗前四句是描写这只鸟的,虽然我还无法确认这是什么鸟。接下来的四句则赞美了它的仁心——晦气的乌鸦没有出现在他的屋脊上,取而代之的是祥瑞的五色雀!神鸟“凤凰” 只吃竹子和梧桐— 俗人把它称为“凤凰”,也许没有错认!它那悦耳的鸣叫声有如来自天庭,来自神界,仿佛降尊纡贵,与“我”嬉娱。
两个“黎生”是特别的一对,他们都是受过教育的原住民,照顾过贬谪海南的苏轼。他们如同周代的儒者,生活节俭,远离肉食,正如也被迫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的苏轼一样。不过,这里花卉果蔬之美恰可作为补偿。“红鸾雏”即南方的瑞鸟朱雀,苏轼此时正谪居南方。“握粟”指的是古代持粟向鸟问卜的习俗——很显然,苏轼觉得自己会有好运。最后一句的“都”字,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或者给人以希望的——这个词与他住的荒村并不太相符。如果神鸟在这里盘旋不走,那么诗人很快就会回到首都!
甚至唐代诗人吴武陵就有类似的描写。他是最早发现南越季风林野之美的。他曾把广西黎人四季红花遍布的风光,比作昆仑山的珊瑚园,而昆仑山则是大陆上与海南岛这个岛屿天堂相对应的地方。此外,“洞”这个词是华人用来指极南之地所有原住民的偏远聚居点,既有广西石灰岩山洞,也有海南花岗岩和石英岩洞。其言下之意不可避免地指向“洞天”,而那些地下福地只有地道的道教信徒才能进入。



读者在这里无疑会看到:宋代海南的四个州,包围着避居高地的原住民,却被无尽的海天所阻,与黄河流域相隔绝。诗人如茫茫旷野的一粒微尘,他跟随梦中不断变换的愉快场景,与自己的孤立隔绝达成了和解。无论如何,住在群龙之间,与蓬莱仙境的神仙乐师做伴,他是足够幸运的。
贬谪文人都会发现,无论他们所处的是什么样的地狱,要寻找灵魂的安全和内心的平静,都有必要创造一个天堂,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了有助于这种创造性的活动,他们要利用传统诗歌和宇宙起源说之中的各种丰富的意象储藏。在适当的时候,这些丰富的文化涂层是由令人赏心悦目的传统建立起来的,它会与真实的景象融合在一起。所以,数世纪之后的追随者继承的是可以接受的、已受同化的景象,而不是那个荒芜可怕的环境。因此,把海南想象成伊甸园的工作仍会持续,甚至还会加快脚步。

作者: 林旭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