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爸”推特激怒网友,社交媒体是否是无意义的自我表演场所?

美国独立乐队“长冬”主唱约翰·罗德里克在今年1月2日连发23条推特,仅仅讲了一个如何拒绝自己的九岁女儿打开豆子罐头的故事。罗德里克的这些推文突然爆红,让大众开......

 

 
2021年1月2日,罗德里克连发23条“推文”,详细讲述了他如何不愿意陪女儿玩拼图,并“教导”自己饥饿的九岁女儿自己煮豆子,接下来的故事主要因其女儿无法打开一个豆子罐头展开。罗德里克最后在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的情况下花了“六个小时”教他女儿如何使用开罐器。

 

 

 

事件发酵之后,不少“推特”网友们对“豆爸”吐槽这一行为并发表公开批评。

 
基于对“豆爸”教育观念的批判,网友又纷纷“考古”了罗德里克过去“反犹”和“恐同”的推文,美国新闻工作者索拉达·欧布莱恩指出,罗德里克的旧帖子一一浮出水面,其中,他不仅以开玩笑的方式公开讨论强奸,还嘲笑同性恋者,同时也发表具有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言论。

 

基于公众舆论压力,“豆爸”罗德里克于1月4日停用推特,并于1月5日发表公开致歉。针对23条关于“教育”使用豆子罐头的“推特”,罗德里克解释道,他在自己设置的故事情节中将自己定义为一位“无聊的父亲”,并表示自己忽略了自己对“虐待子女”行为的无知,并忽视了在这种“虐待狂式”教育下子女的心情。

事件发生后,博客“我的兄弟,我的兄弟和我”表示将不再使用罗德里克的音乐作为其主题曲。这一事件同时影响了即将接手亚历克斯·崔贝克主持《危险边缘!》的肯·詹金斯 ,因为后者与罗德里克作为 “Omnibus”博客共同主持人,上周他也为在“豆爸”事件后发表的“不明智”的言论道歉。

 

 
新闻工作者赖恩·布罗德里克表示,推特是一个“正在衰落”的网站,它进入了一个严重“文化式微”的时期。“2021年的推特可以类比2015年的Tumblr、2016年的Reddit或者2013年的4chan,唯一的区别在于,推特的用户基础更多由新闻记者、政客或者名人、学者构成。因此,我们被迫严肃地对待推特上愚蠢的‘留言板戏剧表演’。‘豆爸’的荒谬事件则是这一趋势下的产物”。

当发生类似“豆爸”的事件,公共舆论中通常会产生有关这些事情背后的意义的相关对话。而这一切可能完全是毫无意义,对于布罗德里克而言,“豆爸”事件仅仅表示了推特作为公共社交网站运行不加:“这意味着推特的算法已经不合时宜,以至于这类‘白痴推文’可以在推特社区主页同特朗普与佐治亚州主题的推文引发相同水平的讨论。

他认为,这或许与“推特”自身的功能设置相关。

首先,推特的公众参与度评判机制(粉丝数量、转推数、引用量、评论和赞等)使得推特用户的在线行为“游戏化”了,以至于,我们无法期待用户们能够进行真实有效的交流。

第二,推特的算法非常的粗放且机械,以至于一条内容只要达到一定参与度的指标,都可以被发送并整合到整个推特社区的视野之中获得关注,让全球的用户观看、评论,并让其继续发酵。

第三,推特社群是不够宽容的,用户们常常需要通过诉诸群体间的日常争论来维护自己的观点,达到”保护自己“或仅仅是娱乐的目的。但这些争论本身却在发酵和传播中被激化了。

最后,推特的验证机制只会将认证授予头部的重要用户,被认证的用户会拥有特定的权限,这形成了一种用户群体内部的不平等。“豆爸”事件恰恰反映出推特的诸多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凯文·凯利的作品《失控》中就曾预言:”机器也需要自我娱乐。他们拥有自己复杂的议程。通过建构更为复杂的机器,我们反倒赋予了机器的自主行为。“尽管凯利的作品与当下存在一些时空距离,但其指向的问题,依然可以作为讨论当下互联网线上社交生态逐渐”失控“的借鉴。

 

 

 

作者: 林景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