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史上最短的战争,如何塑造了现代中东?

1967年,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打了一场仅持续了六天的战争。这场史上最短的战争直接塑造了现代中东的国际格局。六日战争的余波如何导致了中东乱局?阿以冲突会迎来解决......

尽管阿以双方在伤亡比例上的悬殊已经够刺眼了,但这一比例与双方战俘数量上的差距相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以色列方面至少俘获了5000名埃及士兵,其中包括21名将军。此外,他们还俘获了365名叙利亚人和550名约旦人。以军声称还俘获了2名苏联顾问。而以色列方面总共只有15人被俘。

然而,就两军所获战果而言,最大的差距倒不在于人,而在于物。埃及85%的军事装备都被以军摧毁。原属于埃军的庞大军火最终成了以色列的战利品。约旦方面的军备损失清单也很长:179辆坦克、53辆装甲运兵车、1062门大炮、3166辆车、近2万件各式各样的武器。
在阿拉伯军队中,叙利亚人的装备损失最少。他们损失了470门大炮、118辆坦克和1200辆车,另有40辆坦克被以色列人俘获。以色列空军出动飞机3279架次,共摧毁了469架敌机。这些数字中包括了埃及85%的战斗机和所有轰炸机。
英国空军驻特拉维夫武官R.戈林-莫里斯评论说:“在军用航空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国家能让空中力量在现代战争中起到如此迅速和决定性的作用。”但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以军损失了36架飞机和18名飞行员,差不多相当于以色列空军20%的军力。苏联很快便补充了埃及和叙利亚所损失的米格战机,但以色列向法国订购的幻影战机及其向美国订购的天鹰攻击机始终处于搁置状态。
这场战争使犹太人“能够挺直腰杆走路了”。政府向总参谋长授予了特殊的荣誉:为这场战争命名。在一众备选方案中选择了一个最不引人注目的名字:“六日战争”,它能让人联想起上帝创世的六日。

美国对苏联的这项倡议是在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地点提出的:一幢维多利亚时代的老房子里,这幢房子位于新泽西州的葛拉斯堡罗。6月23日,在这幢房子里,约翰逊与柯西金总理探讨了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越南和核扩散问题,之后才把话题转移到中东。

尽管十年之后柯西金会被勃列日涅夫赶下台——波德戈尔内的下台紧随其后——但在1967年夏天,这位苏联总理仍然大权在握。由于未能在安理会实现他的目的,他要求在联合国大会召开紧急会议,其目的是“清算侵略所造成的后果,并让以色列军队立即撤回停战线内”。吴丹对苏联的要求做了淡化处理。在西方观察家看来,吴丹的这一举动是为了弥补他在危机中的过失。他只是援引了联合一致共策和平机制,并悄悄地召开了大会。
最多,他只愿意推迟向以色列运送武器,并敦促埃什科尔变得“灵活、耐心、谨慎和慷慨”。至于约旦人,邦迪建议总统说:“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尽可能温和地让他放下他现在的信念,你必须帮他把栗子从火中取出来。对于柯西金来说足够好的方案,侯赛因也一定会觉得好。”尽管如此,美国对其他阿拉伯国家几乎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他们都唯埃及马首是瞻。缔造和平的过程就像之前的战争一样,纳赛尔掌握着关键。

约翰逊总统想要抓住第242号决议所创造的机会,他打算与联合国代表、瑞典外交官贡纳尔·雅林携手将中东地区推向和平。然而,随后发生的事件却将他击倒。在安理会做出第242号决议的2个月后,越南民主共和国发动了“新年攻势”。又过了2个月后,由于其外交政策的失败,而年轻一代美国人又站出来辱骂他,林登·约翰逊宣布放弃竞选连任。约翰逊政府留下的遗产是一种混合物,其中既存在良好的心愿又包括失败的梦想。然而,这份遗产的贡献却是不可否认的,它为未来阿以双方签订和平协议奠定了基础。在随后7个总统的任期内,美国始终支持第242号决议及其所暗含的“用领土换和平”原则,即便该决议从未直言这一原则。
六日战争虽然给地区带来了和平的机会,但它也打开了通向更加致命的冲突的大门。但基本的真理一直摆在那里:不管以色列通过军事手段征服了多少土地,它始终无法实现它所渴望的和平。尽管被彻底击败,阿拉伯人仍然有能力发动一场可怕的军事行动。

作者: 周凝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