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饪如何影响帝国扩张?|一周新书风向标

本周的“一周新书风向标”又与读者见面了。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不单单把好书列出来写一段推荐语,我们还会尽可能地在自己阅读效率允许的范围内,对读者们关注的或刚刚出......

本周的“一周新书风向标”又与读者见面了。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不单单把好书列出来写一段推荐语,我们还会尽可能地在自己阅读效率允许的范围内,对读者们关注的或刚刚出版的书籍给出自己的看法。如果一本新书的内容非常精彩,我们会不遗余力地给出推荐,如果一本书的内容与其关注度不符,我们也将会在参考意见中毫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为了更直观地看到我们对某本书的态度,我们还会增加一个“推荐指数”,类似豆瓣评分。

当然,任何阅读的判断都是个人的,我们的意见未必正确,甚至有可能是偏见,但它们一定是真诚的。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参考意见,希望为读者提供一份阅读指南。如果你有比较犹豫的、想要知道我们态度的新书,也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也将尽快给出自己的看法。

推荐指数:★★★★☆

“食色性也”,人之异于其他动物的诸多特性之一,或许就是人类可以为食、色这两种动物本能锦上添花,赋予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讲,烹饪可谓集两者之大成。烹饪赋予维系生命的食物变得“色香俱全”——人类是惟一会烹饪的动物,会烹饪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之一。

虽然烹饪如今已是人类日常生活习以为常之事,但越是平常,它就越能潜入人类文明内部的本质。本书即找到了一个通过烹饪探究人类文明发展的切口,这个切口就是帝国。一如本书原名《烹饪与帝国》所揭示的那样,帝国作为人类文明创造的最庞大、最复杂也最具有扩张性的共同体,自它被人类创造以来,就牢牢支配了它的创造者,为帝国的属民划分等级、分配资源。食物作为最基本的生存资源,也就成为帝国彰显支配权的最重要手段。作者非常明智地选择了谷物全书开篇的分析重点,不仅因为驯化和种植谷物需要的大规模集体劳动,是帝国管控人力资源的体现,更在于谷物作为最容易收纳储存的食物和农业社会必须的生存资源,谁掌控了谷物,谁就等于掌控了生死大权。从这个角度上讲,谷物塑造了帝国,烹饪谷物的不同方式,则为帝国内部的等级划分提供了可辨识的方式。富人吃饭,穷人喝粥,贵族食米吃面,贱民吃糠咽秕。不同的烹饪方式正是帝国内部社会结构的最好体现。

但烹饪的作用不仅仅在帝国内部起作用,当帝国向外扩张遭遇其他文明时,不同烹饪方式的相遇也体现出文明和权力的碰撞和交汇。帝国在扩张途中遇到的不同烹饪方式,有时会接纳它作为帝国包容性的标志,但有时也会通过强权手段禁止它,以显示帝国威权。作者举了一个特别有趣的例子:当蒙古帝国征服了阿拉伯帝国后,因为蒙古的大汗不习惯阿拉伯人烹饪中的两种规矩:割喉放血的宰牲法和禁止饮酒,这两者会让蒙古的勇士们无法通过大口喝酒、大碗吃肉来建立彼此间的感情,于是大汗下令将这两种烹饪方式禁绝。

那么帝国与烹饪之间的关系,带给我们今天什么启示呢?尽管本书在内容和分析上精彩纷呈,但遗憾的是这个主题太过庞大,如果进行详尽的阐述恐怕一整排架子上的书也无法尽述。所以当作者谈及现代饮食时,只能勉强得出一些客观中立却并不让人耳目一新的答案。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本书浩繁的论述或许也不许要一个固定的最终结论,因为它的每一章都已经足够撑起一本书的主题。因此,或许在这里可以给它加上一个不是结论的结论:正如饮食进化了我们的大脑,那么烹饪将带给我们思考。

推荐指数:★★★★☆

一直以来,唐诺以广博的阅读闻名。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写作者和阅读者,但在这本最新的散文集里,我们还是可以读到一个不太一样的唐诺。这个唐诺似乎更强调理性更看重思辨,是一个更“坚硬”一些的唐诺。这本集子的副标题是“我有关声誉、财富和权势的简单思索”,于是我们看到,声誉、财富、权势正是串起这本书的三个关键词。紫薇斗数里把这称为科、禄、权,如果谁能同时拥有这三者,就是命最好的“三奇加会”。但是可想而知,这样的幸运儿少之又少,不只是个体,一个社会的命运也很难得总是获得三奇加会的加持。我们总是生活在种种不如意的系统或环境中,那么作为一个书写者、一个阅读者,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唐诺的落点看似悲观,但他还是在书的最后写道:真正的关键、接近于唯一的需求,正在于书写的专注、心不旁骛……而人是可以做选择的:我要写得更好,这先于我想生活得更好。或许,这可看作是唐诺对声誉的某种程度的回答。

推荐指数:★★★★☆

现代化交通对于我们生活的重要意义自不待言,显然,钢铁建筑的使用刷新了我们的时代。从第一条水下隧道、最长的吊桥、最好的铁路系统、最快的火车,到世界一流的铁船,以及第一艘横渡大西洋的轮船等,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工业革命的顶峰时期,诸多伟大的工程壮举塑造了我们今天的便捷生活。而这一切的背后,工程史上两位元老级杰出工程师:伊桑巴德·金德姆·布鲁内尔和罗伯特·斯蒂芬森值得我们再次关注。由他们建成的建筑遍布英国的田野、山丘、沼泽和河流,至今依然是英国运输网络的主干。与此同时,二人也塑造了全新的、现代世界的工程景观,并因此付出了巨额的金钱,以及许多人的生命——当然也包括他们自己的。

作者: 赵鸿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