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推广普遍性文明的计划容易引发严重后果?

布雷特·鲍登是澳大利亚的历史学家,他重新考察“文明”的概念,批评了新世纪初许多西方人盲目自信的心态,并认为西方推广普遍性文明的计划很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后果。为何......



。而这种通常带有暴力与残酷色彩的功效主要通过文明标准的制定及执行过程中所产生的后果清晰地体现出来。在过去一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对于大多数文明社会,普遍认为一个外来民族若无法推动社会组织发展且缺乏自治力,或许会构成一种威胁。

落入无法掌控其命运的个体手中,西方世界感到忧心忡忡。”罗伯特·尼斯比特在其关于进步思想的著作中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他坚持认为,西方目前面临的问题在于“那些对西方文化及其历史、道德、宗教价值观构成最严重威胁的国家,敢于凭借其官方哲学或宗教向现代化发起挑战,并以一种极具效率的方式借鉴西方世界的观念和技术”。在尼斯比特和其他西方人士看来,这代表了“另一个案例,以表明西方的技术和价值观是如何输出并走向堕落,并随之将矛头对准其生产源头的西方”。关于这方面的经典案例,当属西方世界如今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并随之被用来对付其制造者的过度反应。

,

12
101206221
2500
费尽心思阐明的,非西方前民主传统获得应有关注的一大制约性因素,在于学术界倾向于将国家视为不断发展变化的最重要的政治制度。然而,有这样一句话,即所有的政见都是片面狭隘的,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事实也的确如此。史蒂文·米尔贝尔格



干涉非西方社会的历史中,人们可以从相关国际行为体那里——从国家到国际金融机构、从联合国及其所属实体机构到非政府援助组织——汲取大量的经验教训。问题在于:它们会不会成为延续过往不公正范式的案例,部分原因在于它们未曾认清事实,或还会引发一场认真的反思吗?

911对话方式进行,而是“优等”文明对“劣等”文明实施的单向命令与支配。人们迫切寻求不同文明间实现坦诚对话与相互理解。利科接着指出:“文明的每一轮循环中都蕴藏着不同的历史哲学,这也是我们仍无法想象多种风格能够共存的原因;我们并不具备一种能够解决共存问题的历史哲学。”
能够以谈判协商的方式实现宽容、谅解与缓和。欧洲与其殖民地、殖民地移民与世居民族之间在历史上形成的血腥与竞争关系,正持续给具有多元文化传统的民族投下浓重的阴影。除非西方致力于寻求一种更加包容非西方民族与文化的历史哲学,并用一种不同但对等的道德价值给予后者更大的尊重,否则,我们注定将继续沿着同样错误的道路前行。
25
11

作者: 吴雁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