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自由》:拥抱未来的前提是与过去真正和解

我们致敬《恐惧与自由》,致敬作者基思·罗威以史家深刻的洞察力和非凡的勇气,揭开了人类长久以来回避的历史疮疤,打破了人们对战争、国族和正邪对抗永恒迷恋的执念。为......

二战早已结束,但人类仍然活在以1945年为纪元的“后1945”的阴影中。作为一部战后全球史,《恐惧与自由》的作者基思·罗威引领读者来到恐惧与自由之间漫长的灰色地带。在这里,二战中形成的正邪二元论,成为了冷战对抗的意识形态根源。英雄与恶魔的“标签”,简化了战后复杂多元的世界,成为全球冲突新的导火索。当自由在放纵与禁锢的两个极端之间摇摆时,恐惧就会借势重临世界,引起纷争和不和。唯有人类意识到命运的相连共通,才能让时间的指针走出二战的阴影,走向未来。

我们致敬《恐惧与自由》,致敬作者基思·罗威以史家深刻的洞察力和非凡的勇气,揭开了人类长久以来回避的历史疮疤,打破了人们对战争、国族和正邪对抗永恒迷恋的执念。为了拥抱新的未来,人类必须学会与过去真正进行和解。

我得知《恐惧与自由》获得了新京报的年度阅读推荐。在艰难的2020年年末,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我衷心感谢新京报的推荐,这是我的殊荣。我还要感谢这本书的出版方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我要感谢译者朱邦芊,我的书有幸获奖,朱先生在其中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最后,我还要感谢你们——这本书的读者们,是你们购买了这本书,并牺牲宝贵的时间来阅读、欣赏它。

2020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不仅对我,对所有人都是如此。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告诉我们,我们每个人都休戚与共,这也是我这本书要传达的信息。二战也是一场全球性危机,它不仅对中国及其他卷入战争中的国家造成了深远影响,也深刻影响了那些远离战争的人们和国家。二战影响着你和我,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在很多方面,二战并未在1945年结束,它的影响直到今天。感谢你们的聆听,并再次感谢你们给予我的这份殊荣。我非常开心,谢谢。

——基思·罗威

作者: 孙怜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